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凝固的评弹

发布时间:2021-08-02 10:43作者:来源:

 

凝固的评弹

 

苏州人,尤其是老一辈,很少不喜欢听评弹的。说的是吴侬软语,讲的都是苏州的逸闻趣事,委婉动听,痴迷者可以把一切置之度外。评弹的节奏缓慢,一步三叹,和苏州人温文尔雅,不急不噪的习性相吻合。评弹的弹唱更是一绝,流派纷呈,悠扬缠绵,犹如天籁。

 

 

离开苏州多年,但听评弹的喜好没变。每次回苏州,总要到观前街新华书店跑一趟,看到新出版的评弹磁带和VCD,就买下来。至今,我拥有的评弹音像制品装满了两大抽屉,被儿子噱称为“珍藏的苏州”。

前辈评弹艺人,工夫使人敬佩。台上几分钟,台下十年功,经过长期的实践锤炼,经过“工夫在书外”的艺术修养,他们的说唱臻于炉火纯青的境界。蒋调是公认的评弹中最具魅力的唱腔,学唱的人很多,初听,抑扬顿挫,蛮像,但要仔细辨辨味道,就不对了,总觉得少了些蒋月泉老先生那种醇厚的韵味,那种吸引人的磁性。几位评弹界的“响档”,他们的弹唱都堪称经典,但几乎又成了后辈无法逾越的障碍。

艺术的魅力在于革故鼎新,革新后的艺术才能吸引住新的一代。传统的评弹毕竟离现实太远,《珍珠塔》中陈翠娥小姐下一座楼梯,说书先生要唱一二个礼拜,这样拖沓的细腻,怎不把青年人吓跑了。《玉蜻蜓》是部传统的优秀书目,但如果老是“跨过板桥到庵门”, 评弹也把自身凝固在历史的陈腐之中,想要“焕发青春”,谈何容易!

评弹,是伴着七老八十的好婆阿爹一起安眠,还是突出重围,行凤凰涅槃的礼赞,这是个难题,大家都在议论。前一阵,看到一篇报导,说现在的苏州年轻人,不爱听评弹,也听不大懂书中陈旧的苏州白。这则消息使人警觉:凝固的艺术,终将走向衰亡。

我在想,为什么离乡的游子,一说起苏州,耳边首先回响起评弹的弦索声声,因为那是他们从小熟悉的声音。评弹生命力的顽强,这是基础,但苏州的“声音”也不是一成不变,“一体两翼”的城市格局,都快使老苏州 “相见不相识”了,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让苏州评弹凝固住。

                                                                                                  /赵国平

                                地址:扬州大东门街782302

                                邮编:225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