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摘集萃返回

“开篇大王”邢瑞庭的“三非”

发布时间:2021-01-12作者:来源:

                                                                                              “开篇大王”邢瑞庭的“三非”

                                                                                               明月出天山苍茫2020-12-31 12:45:28
 
        邢瑞庭出生于一个轿夫的家庭,从小家庭十分贫困,加上弟兄姐妹又多,读到小学毕业就读不起书了,尽管考取了初中,还是只能放弃上学。因为家里穷,只好另想别法,经人介绍,十五岁的邢瑞庭拜弹词艺术家徐云志老夫子为师,学说书,那天是农历的九月初十。
 
        那时候听书有日场、夜场,一节书要说三个月。邢瑞庭日场在苏州太监弄吴苑书场,夜场在葑门的春沁苑书场,跟着徐云志,听徐云志说书,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就跟徐云志到上海演出去了。
 
        邢瑞庭学说书的时间很短,他十五岁学生意,十六岁就去演出,因为只要参加演出,就有六元饭钱补贴,几个师弟兄一起去,每个月还要交两元房租,还要买衣服、洗澡、理发,都要自理,开支比较大。但是,他当时学习非常刻苦认真,很快就学会了。
 
        那么当时还是少年的邢瑞庭怎么会学得这么快呢?一个人总是对自己有要求、做事有计划,他就能学得快。他当时想想自己家里这么穷,拜先生的钱都是借来的,学生意时的开销还要家里贴,如果学得慢,家里就被你拖累;学得快,家里就可以料理债务,还好维持家庭开支。
 
        邢瑞庭对自己的要求叫“三非”:一,已经到了那个时候,非学不可;二,有许多事情,逼自己非会不可;三,评弹的竞争性很强,你赚多少钱和你的艺术水准有关系的,到台上敷衍了事,那是绝对不行的,所以要非好不可。邢瑞庭就是这样坚持学、练、唱、演,不断研究,所以他的进步非常快。
 
        邢瑞庭的天赋条件很好,嗓子好,嗓音甜糯,加上他本身艰苦努力和不断实践,所以他的评弹艺术突飞猛进,尤其在唱腔方面,因为天赋好,所以学什么像什么,随便学什么曲调都是应付有余。邢瑞庭之所以嗓音好,倒不是接受过专门训练,而是属于歪打正着。那时候上海电台多,绸布庄里、亭子间,只要拉根铅线,申请个执照,就算电台了。
 
        在电台的话筒前唱,就要控制嗓音;如果只是对准话筒哇啦哇啦唱,卖力是卖力了,但是效果反而不好。其实,在电台里唱,只需要雅雅地唱,效果就不错了。邢瑞庭有时候一天要唱十几个电台,从东赶到西唱开篇,因为他各腔各调都会唱。他的嗓子到老都没坏,就是因为他年轻时唱电台,无意当中学会了控制用嗓。
 
        邢瑞庭天赋佳音,又非常用功,可惜没有形成自己的流派。其实,他的唱腔是很有特色的,在电台里需要唱各种各样开篇,一般的演员还真唱不了。那时候还没有什么调什么调,他就想了个办法,在台上演出的时候,把各种各样的唱法定名为“夏调”、蒋调”、“薛调”、“沈调"。他还自己编了个开篇,分别介绍各种唱腔是什么特点,一种一种唱过来,唱的都是名家名段。唱的时候不丑化,不抓缺陷,而是美化着来唱,使得听众知道:哦,这个是“蒋调”,那个是“沈调”。
 
        因为邢瑞庭擅长唱各种曲调,而且都模仿得都非常像,各种流派开篇都会唱,所以当时大家就给他一个雅号,叫“开篇大王”。他年轻时唱“徐调”非常逼真,几可乱真,因为他跟的先生就是徐云志。有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邢瑞庭经常唱电台,看不见面孔,电台里唱“徐调”,大家都认为是徐云志老夫子在唱,有个滑稽名家张夏儿,耳朵很灵敏,说:这个正在唱的不是徐云志,是邢瑞庭在唱。人家不相信,说:打赌,一桌酒水。打电话去电台问的结果是:邢瑞庭在唱!张夏儿果然赢了一桌酒水!
 
        还有一件事,沈俭安、薛筱卿年轻时也说过《啼笑因缘》,和朱耀祥、赵稼秋、姚荫梅的都不一样,当时是陆澹庵的弹词本,他们说得时间不长,但是唱片公司有录音留下来,邢瑞庭弹唱的《旧地寻盟》,嗓音特别甜糯,对比一下录音,和薛筱卿非常像。邢瑞庭的弹唱和薛筱卿非常像,还骗过了薛筱卿的老爱人。“薛调”创始人薛筱卿喜欢打麻将,薛筱卿出门,薛师母总是要问他你哪里去呀?薛筱卿说:我去电台唱开篇去。但是,薛师母不放心,在家听无线电。其实,薛筱卿根本没有去电台唱开篇,而是叫邢瑞庭代替自己去唱,薛师母在家里打开无线电听:哦,是薛筱卿在唱。邢瑞庭的嗓音和薛筱卿非常像,有一次薛惠君听了邢瑞庭的唱,感动得眼泪都出来了,说;实在和父亲太像了!那时候薛筱卿已经过世了。(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