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弹新闻返回

周良先生访谈文字稿

发布时间:2021-11-16 09:52作者:来源:

                                                                                                       周良先生访谈文字稿
                                                                                                           采访对象:周良
                                                                                                           采访人:严雯婷
                                                                                                           时间:2021年8月18日
                                                                                                           地点:周良先生寓中
        周良:苏州评弹是一种民间文艺,长久以来研究基础比较薄弱。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研究工作陆续展开,首先是从收集资料开始的。到上世纪80年代,可以说才逐渐地展开了艺术本身的研究工作。本世纪初,评弹的研究队伍里出现了一支新的力量,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研究文学弹词的,在江苏、北京、天津都有;另一部分是研究曲艺艺术的,即苏州评话和苏州弹词的,出现在苏州、上海、浙江等大专院校中。后一股力量在近二十年来陆续成长起来,其中力量最强的,可以说近年来做出最大成绩的,是上海师范大学,就是唐力行领导下的研究团队。该团队多年来做了三个方面的、有成就的、有贡献的工作。首先是大量地搜集苏州评弹历史文化资料,编成了三大本的资料集,这部分的工作量可以说超过我们评弹专业队伍几十年来所做工作的总和。不仅在数量上很多,而且进行了初步的分析研究,从而发动一批学生,撰写了研究文章。第二个方面,由于唐老师个人的一些原因,因为他的父亲是评弹界一位有名望的演员和干部,是上海评弹团副团长唐耿良。唐老师还认识不少评弹界有名的演员,所以他的研究是联系了评弹界队伍和专业力量同时开展的。他搜集资料中的另一大部分,是评弹演员的回忆录。这部分资料唐老师也汇编成了口述资料集,并已展开了初步的研究,是近年来比较有成就、有收获的,可供研究的重要资料,这是第二点。第三,唐老师带领好多批学生帮助他一起搜集资料,联络评弹界,撰写研究论文,为我们评弹专业队伍中的研究工作,充实了研究成果,拓宽了眼界,提高了研究工作的水平,有很大贡献。
        唐老师的研究,立论的出发点,比我们以往研究有一个更高的地方,就是他从历史哲学的角度出发展开研究,这在我们专业研究队伍中是没有的。他从历史哲学出发,谈评弹来龙去脉和中间几个关键性的阶段,为评弹的专业研究提供了很好的借鉴。同时,他在研究过程中,还始终保持着客观的精神。因为苏州评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前,是不分上海、江苏、浙江的,评弹就是一家。建国后政府对评弹演员实行登记政策,登记在何地就是何地的评弹演员。苏州评弹虽是一家,但演员却分了家。因为评弹团是分属各地领导的,各地之间不可避免地会产生矛盾,如何看待这种矛盾,我认为唐老师看得是很客观的。
        还有一点我很佩服唐老师的,是他对父亲的孝心。我和唐老师认识的时间很长,大概是他从安徽调到苏州时便相识了,那是由于我认识他父亲的缘故。但同他的接触并不多,后来他到了上师大,我与他联系的增多,是因为他成为了我与他父亲间的联络人。当时他父亲在加拿大,我们之间有很多信件的来往,时常托唐老师送些书给他父亲,这样我们便逐渐熟悉起来。后来,唐老师为他父亲整理回忆录,在审阅书稿、排版、出版、召开研讨会等过程中,我与他的接触进一步增多。我当时发现,唐老师不仅是敬业,对他的父亲感情也很深。当然,他研究评弹,也并非只是因为孝顺,而是有这样一个熟悉的条件。后来我又参与了他为父亲整理“唐《三国》”的工作,对他的印象非常好。
        我曾多次向唐老师提起,他所带领的团队,有一定的偶然性,有一定的时间性,呈现出的问题就是,能不能坚持下去,保持一个很长时间的研究队伍,不断地发展它。因为他的这支队伍是流动的,学生毕业后都会离开,中间很少有可能进入专业研究队伍,那么今后的研究要怎样持续下去呢?唐老师好像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这就涉及到学校内的体制、研究项目、研究方向和将来研究力量的组成,如何解决艺术团队和研究团队的结合,目前来看尚未解决。我最近也在发动唐老师,借此大批资料出版问世的机会,针对评弹界目前存在的相关问题展开讨论,由唐老师带领的几辈研究成员共同参与,每个人针对特定问题撰写论文。因为他现在队伍中的很多成员都散于各地,加上没有人去组织、去号召,很可能就会脱离评弹的研究。因此,要保持成员间的联络,发动相关研究工作的开展。我觉得唐老师提供的资料有很多题目是可以继续研究的,举个例子,苏州评弹现在是保护,能不能保护住?这门艺术能否生存下去,我认为是很成问题的,非常危险的。说的不好,这两个曲种很快可能就消亡了。因为评弹是要说长篇的,现在没人说长篇了。苏州话也不讲了,书场也少了,面对这样的情况,评弹要怎么发展下去呢?再举一例,现在把表演队伍拉倒北京去表演中篇,但中篇并不属于“传统评弹”,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意义上的传统评弹,充其量只有六十年历史,并非保护的对象,而传统评弹已有四五百年的历史。现在很多外行的领导,提倡中篇,而中篇不是我们所要保护的“评弹”。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好好的研究。所以,我建议唐老师的团队继续、充分地发挥作用,把评弹的研究再做出新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