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弹新闻返回

唐耿良和唐《三国》对我的影响 ——纪念著名评话表演艺术家唐耿良诞辰一百周年

发布时间:2021-06-07作者:来源:

                                                                                                 唐耿良和唐《三国》对我的影响

                                                                                                  ——纪念著名评话表演艺术家唐耿良诞辰一百周年
 
                                                                                                              殷德泉
 
                唐耿良:  著名苏州评话表演艺术家,苏州评话唐派《三国》创始人。

         1921年—2009年4月21日,享年88岁。1921年出生苏州桃花坞,师从唐再良,1951年加入上海评弹团,任副团长,后又任该团艺委会主任。其主要演出代表作长篇评话《三国》,曾创作多部短篇评话,跟他人合作创作多部中篇评弹。
 
                评话风格:说表流畅晓达,剖析周到,条理清晰,事理分明;语言精练考究,富有哲理,立意较高,主题深远。

 
        在我读小学二年级那时,家中有台飞歌牌收音机,我跟着兄长听电台里的评弹节目,特别喜欢收听上海电台中波1197千周的广播书场。它有两档节目,其中一档节目专播长篇书目。偶然一次听到正在播放唐耿良先生的大书《三国》“火烧博望坡”、大败夏侯惇,播音员播报评话演员叫唐耿良,一下子记住了这位说书先生。当时只觉得好听,故事条理清晰、悬念迭出,诸葛亮机关算尽大火惨败曹军。说书描绘得人物栩栩如生,画面淋漓尽致震撼心灵。诸葛亮的机智、赵子龙的英雄、夏侯惇的愚笨,每个人物细腻而生动、个性鲜明都深深吸引着我。由此一发不可收入,再听火烧新野、三烧赤壁。我的听书经历从此开始,唐耿良三字记住了,我还说收音机看勿见人,若能看见演员该多好啊。想不到白驹过隙几十年后竟轮到我亲自操刀为唐耿良先生制作电视专题片,并录制《三国》精品,广大听众从“苏州电视书场”看到了唐耿良先生的荧屏风采。

        上世纪六十年代上中期,遇上了热火朝天的大说新书、新人新唱的浪潮。新书新腔对我一个中学生来说很容易接受,如弹词《青春之歌》、开篇《雷锋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评话《打票车》等等。当时,我就听到了唐耿良先生的新编评话《大寨人故事》。时年全国宣传号召农业学大寨,显然是政治宣传的需要,要成为文艺作品,有一定难度。但唐耿良先生能结合时事,对比映衬,使书情顺应潮流富有现实生活里的新意,很有可听性。后来《解放日报》整版将《大寨人故事》全文刊登,我当时正是学校的文娱委员,大胆地学习唐版《大寨人故事》在学校宣讲。我办事还比较认真文字稿读熟,三脚猫学一点唐先生的评话技巧,竟取得非常好的反响,至今记忆犹在。

        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电台广播书场开办了一档《星期书会》。这是一档集艺术性、知识性、趣味性的电台杂志型栏目,一开播就受到了千百万听众的喜欢。编辑巧妙地将浩海的评弹资源库系统推出各类节目,如“小人物专辑、噱书专辑、流派唱腔专辑、名家名人专辑”等等。有了好的内容,还要好的主持人播讲,《星期书会》云集了当时盛名的名嘴、巧嘴,唐耿良和蒋月泉,陈希安、石文磊、余红仙等组成金牌主持人团队,他们似口吐莲花、用趣味幽默艺术化了的语言传播评弹的历史、掌故、轶事,电波如磁铁般吸引住了电台的广大听众。当时我就比较喜欢听唐耿良与蒋月泉主持,一个是滔滔不绝话如大海之源泉,讲之不尽,取之有源。而蒋月泉的语言冷隽含蓄,时时衬托唐耿良的展开,俩人是“大书小说,小书大说”配合默契优闲风趣令人入味。唐老师的评弹知识胸如宝藏取之不尽,好听,许多话题都是笫一次听到。且唐先生语言精练,表达流畅口俏,比他说书更加丰富博采,深有内涵。我是星期书会的忠实听众,唐老师的超级粉丝,学到不少本事。《星期书会》也为我日后从事评弹编辑工作积累了不少知识。

        同在八十年代,唐耿良老师受日本追捧三国“三国热”的启发,结合时势、创造说书的新生事物,将《三国》中刘备、孙权、曹操、诸葛亮等人物的用人之道与企业管理巧妙地结合起来。唐耿良叙古论今的《三国》新说,富有新意,很有哲理,将评话艺术古为今用,用三国中策略的重要性、评说运用到企业管理的理论。这样的新尝试在当时影响很大,不仅在上海纷纷受邀前往演讲,还受邀到苏州、常熟等地去演讲,处处颇受欢迎。三国之治说理令人折服,三国妙计赞不绝口,尤其受到企业家的首肯,部分内容借鉴运用到了企业管理工作之中。

纵观唐耿良先生的艺术轨迹,他在说《三国》评话艺术上树立起自己的个性风格,说表流畅晓达,剖析周到,条理清晰,事理分明这是唐耿良先生评话艺术的第一特点。唐耿良先生思想开明进步,有较强的政治敏感性,与时俱进;他自学历史文化,富有文化内涵,是一位知识型的评话艺术家。所以他的评话语言精练考究,富有哲理,立意较高,主题深远,这是唐耿良先生评话艺术风格的第二特点。
        唐耿良先生因长期以来担任团领导工作和艺委会的艺术指导及艺术创作,建国建团以后他的《三国》一书演出机会少了。这对于他说《三国》的进一步发展是相对不利的,如果他能把重心放在钻研说《三国》这方面,那或许他的评话艺术会更上一层楼。后来他的外出演出也很少,我好像在苏州书台上就没有机会见到他的身影,这是十分可惜的。

        我和唐耿良先生零距离见面比较晚,要到1996年了。那时,我正在《苏州电视书场》执导,趁他回沪探亲时邀请他返苏拍摄《唐耿良和他的“三国”》专题片。因为他是我们苏州人,家乡情是人之常情,家乡的一草一木都会令人十分亲切,魂牵梦绕。这集唐耿良人物专题片就从他的出生地桃花坞双荷花池畔拍起,有人说这里是唐伯虎的故居,同是唐性是不是正宗才子后裔啊。唐先生哈哈笑,说没有去考究过啊,倒起码说明我是唐寅的同乡,家乡情怀油然而生。然后再去了65年前唐耿良的母校——座落在谢衙前上的善耕高级小学,这回轮到我惊奇笑起来,原来唐先生竞是我校友、我的母校学长啊。他记忆如初连母校当年有口井的位置都清清楚楚,还能说出当年韩校长的模样,难怪是说书先生记忆力就是这么强!唐耿良曾说:“说书先生离开了听众,就不是说书了”。这句话是他那日在纱帽厅书场(现状元博物馆)和老听众一起时说的,我还清晰记得。他看见苏州的老听众特别亲热,深情说是苏州的父老乡亲培育了我,滋润了我,这里是我的根,难忘乡情。他还将自己所得奖杯奖证都捐赠给苏州评弹博物馆,把荣誉分亨给故乡苏州,实践他的思想情怀。时年七十五岁高龄的唐耿良回故乡寻踪访旧,依旧幸福感怀。他特地准备了12回《三国》精品折子,浓缩了“唐三国”的艺术精华,留给了苏州电视书场,我也感慨:这是他在有限的生命时期将原汁原味的“唐三国”荧屏影像资料首先奉献给了自己的故乡—苏州。
        1999年秋,我与唐耿良先生,还有张如君、刘韵若及香港的张宗儒先生相约一起去上海华东医院看望了蒋月泉先生,我看得出唐、蒋一见面亲密无比,谈笑风生,三句不离本行,可见他们对评弹事业评弹同仁的深情厚谊。
后来,蒋云仙老师来我台录像告诉我她和唐老师缔结姻缘,给我看他们的结婚照,真是评弹姻缘一线牵,两位评弹艺术家结合了,我真为他俩感到由衷的高兴。蒋云仙老师对我说老唐人真好,有修养,有文化,俩人话得投机,在晚年找到了归宿,得到了幸福。蒋云仙老师特地在唐老师苏州的旧居请我吃独桌喜酒,请吃喜糖,她说这也老唐的意思。我吃过唐耿良、蒋云仙的喜酒喜糖,这是一份非同寻常的喜酒喜糖,令我终身难忘。
        再后来,他俩回加拿大了欢度晚年,每年圣诞节总能收到他俩贺信贺卡,信的上半部分是唐耿良先生所写,信的下半部分是蒋云仙老师所写,我高兴极了,一封上由评弹伉丽评弹名家同时签名的信,由衷的幸福感你能体会吗?

        唐耿良和《三国》,我与唐耿良交往,在今天纪念唐耿良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格外深情,格外怀念,难忘他留给我们的艺术,也难忘他对我个人的影响。
 
                                                                                                                                                     殷德泉回忆于2021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