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弹新闻返回

纪念唐耿良先生100周年诞辰活动系列报道•之三

发布时间:2021-06-02作者:来源:

                                                                                            纪念唐耿良先生100周年诞辰活动系列报道•之三

 
                                                                                                        唐《三国》:故乡,苏语文化归去来
                                                                                              《唐耿良说演本•长篇苏州评话〈三国〉》告记
                                                                                                                           张 进
        近日,“纪念苏州评话艺术家唐耿良先生百年诞辰——唐耿良苏州评话艺术研讨会暨《唐耿良说演本•长篇苏州评话<三国>》(以下简称“唐《三国》”)苏州首发赠书活动”将在唐耿良先生故乡苏州举行。如果说,苏州的园林小桥,苏州的吴侬软语,一总苏州的文化乡愁,那么,唐耿良先生为故乡的苏州评话艺术书写了唐《三国》“故乡,苏语文化归去来”的辉耀。
 
        2019年1月以来,陆续两年半业余时间,我有幸加入了唐《三国》文本整理和评点工作。作为一名将近半个世纪喜欢苏州评弹语言说唱艺术爱好者,参加“唐《三国》文本工作”的经历如同从唐《三国》中接受了一次浸润思想神髓的苏语文化洗礼。它,知告:在心灵深处,我得到升华的收获;于温故知新,我受到切实的教益;对苏语文化,我感到乡愁的的启迪。
 
        苏州是唐耿良先生的故乡,也是苏州评话的苏语文化故乡。唐耿良先生倾其一生心血,用苏语文化为长篇苏州评话长篇《三国》这部经典书目留下了苏语语言艺术的“非遗”范本。在此,我借着唐《三国》“故乡,苏语文化归去来”的机会,谈一些关于唐《三国》的话语。
        从传统经典中来,到现代创造中去
        看过唐《三国》附录中我的点评文字,会不会有读者说:把唐《三国》中的“张飞性情”过于拔高了。我的回答是应该未予拔高,而是尚未说透。所以,我又在“附记”中做了补充。
 
        聆听过7轮100回唐《三国》书目,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对于苏州评话传承发展来说,现代意义上的艺术创造就是要把传统经典烂熟、吃透,以此为基础,创造才能“有所新生”。关于张飞的“性情成长”,唐耿良第13回《古城相会》到第55回《救主回长坂》长达42回书目的审美跨度,通过张飞这个著名喜剧人物“有所新生”了苏州评话艺术的性情美学——
张飞“痴等”赵子龙,为何显得如此顺理成章。因为张飞,因为性情中人,因为“这一个痴汉”要还给赵子龙“一个说法”。“长坂桥呐吭?三将军张飞等得了,可以说头颈骨侪望得酸了。”——唐耿良一句“定乾坤”,这个“乾坤”就是张飞在“将功折罪”。张飞“将功折罪”是在“折自己对不起赵云的罪过”,这个罪过是审美的,有价值的,是为了“把自己曾经迷失的过错,改造成有所新生的功利”,这种功利是有利他人的,不纠缠一己之私的。张飞“将功折罪”,形象地反映了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而性情进步的神速。(唐《三国》55回评点)
白袍小将赵子龙,被唐耿良用现代管理意识创造、提升成为苏州评话艺术的军事战略家——
        唐耿良妙用增益之法,让白袍小将在战争成长中,得到全能化才智定格。我们心中那个“熟悉的老熟人”白袍小将赵子龙,便由此,经过唐耿良多视角深化了的可贵艺术创造,蜕变、提升成为一个丰富得令人吃惊、佩服当得五体投地的“熟悉的陌生人”。胆大心细、机智过人——成为了说书家唐耿良和书中人物赵子龙平行同构的互文共鸣。这是因为唐耿良丢弃了固化赵子龙的刻舟求剑、增添了优化赵子龙的现代能量。“唐三国”通过刘备用心用情情投于赵云、诸葛亮以法以智智化于赵云、曹操使刁使强强逼于赵云的层层推进、步步营建,一个侧面而又一个侧面地再造着赵子龙。把一个进入刘备阵营前默默无闻的白袍小将,一变再变、能而又能地炼成了金刚不败的旷世英杰。我们看到“熟悉的陌生人”赵子龙事事处处襄助军师诸葛亮时,他变身作最为能干的管理者;有板有眼听令去捉拿张飞时,他依靠着精明机智的心理术;依依难舍不得不痛别王德时,他多珍惜人道主义的真情怀;轰轰烈烈冲营为了救幼主时,他有满怀不怕牺牲的英雄义;一次次枪挑曹营54员有名上将时,他已然就是不可战胜的军事家!苏州评话人物谱系大树上,除了“神仙一般”诸葛亮是为大树顶尖的头儿人物,像赵子龙这样高才高能、全面全赢的第一等多面手,亦唯在堪称苏州评话创造性书目的“唐三国”中所仅见。(唐《三国》附录部分“附记”)
        诸葛亮在《临江会》中,也曾经乱了方寸;刘皇叔根本就没有摔阿斗;汉室的“窃国大盗”曹操,江东专门要杀诸葛亮的“坏路子”周瑜,在不损害《三国演义》原著创意的基础上,都成为了苏州评话唐《三国》文化创造学的闪光明珠。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再具体展开。
 
        从民间社会中来,到群众文化中去
        如何才能缓冲“当今时代包括苏州评话在内的文艺创演,因普遍存在着‘内容生产’的严重不足而出现大面积‘曲本荒’与‘剧本荒’的尴尬状况”?吴文科先生的问答说得真好——
“‘唐《三国》’的整理完成与出版问世,不仅会给苏州评话的艺术传承和学术研究提供典型资源与参考便利,而且会给苏州评话的曲本创作与舞台表演提供直观示范与经典启迪。功用是丰富的,价值是多维的。”(唐《三国》序言)
        理论家的抽象思维往往穿透现象而与高瞻远瞩,艺术家的形象思维在在气韵生动以达文化风流。唐耿良苏州评话艺术实际验证了吴文科序言中的阐论说法:唐《三国》的丰富功用是——从民间社会中来,唐《三国》的价值多维是——到群众文化中去,舍此,何以得正途。
 
        审美话语一旦说白了,那么其中任何窍开(密码)都会令人折服地浮出冰山一角的海面。你比如说,什么才是“唐《三国》的丰富功用从民间社会中来”?苏州评话的回答是民间智慧:
        诸葛亮当然是最为民间智慧的,一部唐《三国》让无数听众倾倒在了诸葛亮的赛过神仙;
        刘备民间智慧吗?哪还用说,打仗赖关张赵云,计对有诸葛庞统,智慧到连阿斗都不摔;
        赵子龙为什么小将白袍却能百战百胜?因为唐耿良教他的七探蛇盘枪比肩着一众国粹;
        周瑜就不智慧吗?只是多少可惜了,苏州人说法:他的聪明智慧“都被用在了瞎搭里”;
        鲁肃,那是相当的大智若愚,他比谁都更明白:江东不败,只有一条统一战线道路可走;
        曹操,谁能说他不聪明?但是万能的上帝就是厉害,上帝就是要让曹操输在疑心病重上;
        关公熟读《春秋》,黄盖为国挨打,阚泽智勇过人,那么多的民间智慧,难能一一枚举;
        张飞才叫智慧顶呱呱!全戆,半戆,勿戆,戆外慧中,顶天立地起了人世间最性情的汉。
        唐《三国》是一部创造书,创造书来自于智慧审美,苏州评话艺术智慧着实达到了高峰。
       “唐《三国》的价值多维是到群众文化中去”。——这是理所当然。群众文化它是口语文化,它是感性文化,它是细微文化,180万字巨制唐《三国》树立了群众文化审美的标杆——
       “唐《三国》”亮出了中华曲艺生活美学之剑。中华曲艺为人民呼与欢,给生活笑和美,在本土存而生,这也正是苏州评话“唐《三国》”的题中之义。生活产生艺术,美学观照生活,苏州评话“唐《三国》”  做出了极好的典范。奸坏的曹操也是一代人杰,神武的赵云最谙军事管理,傻大黑粗的莽张飞却是个细致纳米的性情汉,一部苏语民间文艺巨著“唐《三国》”同时为书中性情人物、为苏州评弹非遗建设、为中华曲艺说书共同体贡献了最具本土化、创造性、成长性的生活美学精神。(笔者在上海“唐耿良苏州评话艺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从时代精神中来,到非遗建设中去
        那么,“‘唐《三国》’的整理完成与出版问世”,是不是已经全部做到了“从时代精神中来,到非遗建设中去”呢?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苏州评弹界的说唱艺术家、学术研究者和最广大的听众们,何时何刻,不在关心着苏州评弹艺术的时代精神及其最基础的非遗建设?
 
        缘此,我想有义务来谈一谈,或者说,解释一下唐《三国》文本整理工作过程中涉及到的关于苏州方言的技术处理问题。苏州评话语言艺术表达一般都使用口语化的苏州方言,可以约定俗成称之为苏州话,或苏语(区别于大范畴的吴语)。苏州话,最大的文化特色,其实不仅仅是被社会各界概括而已经广普使用了的——吴侬软语——这四个字。它,承载着作为江南文化典型代表的极具苏州本土生活方式和审美蕴涵的气质风度,广博深厚、细致精髓,这是一句话一篇文章不可能说清楚的,需要文宣部门组织专门力量加强这方面“文化自信大力度的重要基础建设”。具体而言,像声词,拟音字,特殊的语法格式等等,这些直接标识“苏州本土气质风度”的语文技术处理就成为了唐《三国》整理、出版工作中文化气质的难点。
        从实际出发,要将“像声词,拟音字,特殊的语法格式”等方面的苏语文字工作达到“百分之百布尔什维克”显然是“目标过于纯粹”的不可能之举。而且,苏语文字尚无现成的相应字库,同时,还要考虑除了专业研究者和资深评弹人士之外各种类型读者群的接受程度,所以,唐《三国》文本在目前合乎“四九金”纯度苏语文字的情况下,做了一些个别形态的技术处理。如,书中关羽、张飞等人相当时长的“喊叫”“吼”,喊声、吼声之后,就连用了“————”“……”的处理方式;而特别多的像声词,拟音字,不是特别需要的,最多只出现四个音节,像“嘡”这个字事实上包括了“嘡”“噹”的两种读音。与此同时,最多的还是对于——勒浪,辣浪,辣嗨,勒嗨,浪向,浪,句子结束时的“格”等字词,进行了规范汉语的调整处理,分别用“在”“上”和“的”较清晰地解决了可能存在的语言阅读障碍和排版美学问题。诸如,“吾……辣浪啥格浪向。”“勿对格。”“呒不格。”等句式都依照规范汉语格式调整为——“吾……在啥格上。”“勿对的。”“呒不的。”这样的技术处理,与唐《三国》书目本身创作、演出中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唐力行教授苏州评弹学术研究始终秉持的“立足时代,关系非遗”总体思路,以及适应更多的读者阅读和接受苏语唐《三国》文本,都是适用有益的。因为它在时代精神的观照下,既有利于唐《三国》苏州评话艺术进入社会历史文化的日常生活形态,又利于十分清晰、完整地保留下唐《三国》苏州评话艺术非遗文化本真状态这个范畴。并且,专业研究者和资深评弹人士还能通过唐《三国》音频资料进行对照。
从时代精神中来,到非遗建设中去——说得多好啊!我一直记着上海“唐耿良苏州评话艺术研讨会“上,赵开生先生那句苏州评弹非遗宣言:拿唐《三国》“从书上发挥到舞台上”——
千言万语,赵开生一颗评弹心,暖意、升温着唐耿良苏州评话艺术研讨会的热烈情绪。一个艺术家的德才本质往往在生活中最见得朴实,感人。万语千言,赵开生说出了他的心里话——一定要拿唐《三国》 “从书上发挥到舞台上。”这是一个说书先生,一个评弹艺术家呼吁的真正魂灵心。(苏州戏曲博物馆官网,纪念唐耿良先生100周年诞辰活动系列报道•之二)
        唐《三国》:故乡,苏语文化归去来。苏州评话应该把唐《三国》带给苏语文化故乡的非遗瑰宝“归去来”之后,永远把根留住——把苏州评话唐《三国》的根留在苏语文化故乡。